当前位置:星空中文网 > 军事科幻 > 不朽者联盟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星空之剑3(约兰达外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星空之剑3(约兰达外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还得再找找。”

    约兰达在通讯中抱怨,光辉号可不是喜鹊号这种小型飞船,如果全部搜查一遍,那可是个苦差事。

    “也许你可以去游泳池的更衣室碰碰运气。”泰德神游天外,随口建议,“从心理学上来说,绑匪喜欢这种外部开阔,内部又狭小,没有第二个出口的空间藏匿人质。”

    “泰德?你确定?”约兰达惊讶的放下了手中的大锅。这口锅可真棒,土豪真是为所欲为,连厨房的炊具都这么奢侈。

    “啊,这只是理论上……”

    泰德话未说完,卢米挂了个马甲闯进网络。

    “大姐,找到了!匹格森被关在游泳池右侧的更衣室!”他夸张的尖叫,“泰德,为什么禁言我!”

    “因为你太吵了!”

    他可不想听变形怪进食的咀嚼声,特别还伴随着自己心上人的xx,这简直是一种超现实的前卫折磨。

    “卢米,汇报!”

    “是!大姐!”

    此时,小房间中xxxx的声音消停了好一会,门外看着泰德的佣兵稍微有点疑惑。

    “强尼!”他稍稍抬起枪口,喊了声,“怎么了?”

    房门无声的打开,名叫强尼的小头目一脸心满意足,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走了出来。

    看到是同伴,佣兵松了口气,放下枪。

    “那小妞呢?”他看到强尼反手关上了门,问道。

    “稍微玩了点小游戏。”强尼咧开大嘴大笑,“没想到她这么不经折腾。”

    “哦不!”佣兵高声抱怨,“你该给我留口汤!”

    “走吧,别让老大等急了。”强尼推了一把泰德,示意继续赶路。

    “强尼,你就是个混蛋!现在不用等他们回来了是吧!”

    “哈哈哈!”强尼大笑三声,忽然一个耳光抽在泰德脸上,“蠢货,你的同伴死了,你为什么毫无反应?!”

    泰德朝他翻了翻白眼,然后抱头痛哭:“哦!不!约兰达!不!为什么!你们这群畜生!天杀的恶魔!你们杀了她!不!我要控告你们……”

    演技要多浮夸有多浮夸,作为同伴,他很清楚,眼前的强尼,正是卢米变化而来的产物。至于海盗强尼本人,哦天哪,还是不说为妙。

    变形怪可以模仿任何他见过的生物的外形,而且,如果他吞吃了对方,就可以获得对方的记忆。

    在许多魔法世界,变形怪简直防不胜防,除了强大的施法者可以看透他们丑恶的灵魂,普通人类经常被他们玩弄出国破家亡的惨剧。

    但是在卡珊世界,变形怪的日子不太好过。这群沙雕精灵不需要施法者就可以从人群中找出变形怪。

    方法很简单,变形怪怕火。

    一旦某个地区有变形怪出没的迹象,所有卡珊精灵会兴高采烈的聚集在广场上,一个挨一个的用砂锅大的烙铁,把自己烫的吱吱冒油以证清白。

    所有不敢这么做的人,都会被统统扔进篝火当柴烧。

    所以在卡珊世界,变形怪是稀罕货,他们一般也不敢太过放肆,否则会被卡珊精灵分分钟教做人。

    但像卢米这样,直接吞了强尼,卡珊官方即使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当海盗就要有这样的觉悟啊~

    强尼(伪)和另一个佣兵押着痛哭的泰德继续前进,但在精神网络中,大家都在疯狂舔泰德医生。

    “真的?”卢米不可思议的问道,“泰德你真的一开始就知道匹格森被藏在更衣室?!你怎么做到的?”

    卢米本人也是吃了强尼的脑子之后才得到了这条重要线索。

    “知识!这就是知识的力量!”缝合怪哈赞斩钉截铁的判断,顺手拧断了第二个海盗的脖子。

    “刚才我说的很清楚了,这只是推测。”精神连接中,泰德医生烦不胜烦,“这只是心理学的一个小技巧。”

    “心理学!”卢米犹豫了几秒钟,心惊胆战的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约兰达和哈赞沉默了,这个能力太过恐怖——谁还没点小秘密呢。

    “那是读心术,不是心理学。”涉及到专业内容,做了好几年学霸的泰德同学,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同伴们的刻骨偏见,“心理学,是一门研究智慧生命心理现象,及其影响下的精神功能和行为活动的学科。”

    这位准心理学医生的话显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事实上,他的这番解释本身就违背了心理学的原理。

    如果是一个心理学大师,应该从一个生活中的小故事或者小幽默开始解释,像泰德这样直接上理论定义,无异于缘木求鱼。因为整个喜鹊号,除他之外的三个人,加在一起都没有达到小学文凭。

    约兰达忧心忡忡,她担心泰德已经用他那卑鄙的心理学,看到了一些她藏在心底的秘密。

    她就这样心不在焉的转过一个拐角,结果迎面撞上了一个穿着花哨游泳短裤,端着西瓜拼盘的海盗。

    约兰达吓得一个激灵,要是眼前的家伙高声呼叫,秘密潜入的计划可就完了。海盗们假如一枪打碎了那头猪的脑袋,约兰达除了朝尸体补上几枪,可做不出更多更有建设性的工作来。

    正当她准备抽出短剑速战速决,却发现面前的海盗丝毫不慌。

    这位肌肉健壮的海盗兄贵,穿着极其杀马特的泳裤,他捏着下巴,用考究的目光,上上下下把约兰达身上的皮甲,战裙,长靴和短剑看了个遍。

    “不错!”海盗点点头,把西瓜拼盘交到约兰达手中,“我就说怎么缺了古装,原来在这里。”

    他勾了勾手,转身走到前面带路:“跟上来。”

    约兰达脸色呆滞的跟了上去,不一会儿就听到一片嘻笑声。

    光辉号的游泳池超级大,里面还养了许多珍贵的蓝斑章鱼。此间的主人土豪匹格森,最大的爱好就是带着一船美女,停靠在风景秀丽人迹罕至的星海中寻欢作乐。

    只是这次他的运气不太好,被海盗们给盯上了。他们不仅抢了他的船,还把他的美女们据为己有。

    此时庞大的泳池中,六个海盗正被十几个软妹子拥簇着。这些妹子各具特色,有猫耳的,有狐尾的,有长着翅膀的,还有穿着学生制服的。林林总总的涵盖了卡珊德拉近期当红的动漫女主角。哦啦,明白了,匹格森先生今天举办的是二次元风格的泳池派对。

    他可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绅士!

    海盗们哈哈大笑,他们都是阴沟里的臭虫,哪里xxxxxxxxx。他们搬出了保险箱,向着女士们疯狂撒钱。动漫女主角们尖笑着,在泳池中扑腾争抢xx,身上挂满了慢吞吞的章鱼。

    只要钱够,谁都可以是男主角!

    “泰德,你说的心理学,就是那个什么泰德症候群?”约兰达一脸木然的把果盘端给狂欢中的海盗们。

    “确切地说,泰德症候群是一种心理学上的病症,是一种精神疾病,非常麻烦。”泰德医生回答。

    “和我们说说吧,尊敬的泰德医生。”轮机长哈赞恭恭敬敬的请教,“这种病怎么预防?”

    这位外表令人作呕的缝合怪,平时非常关注养生,以及健康饮食的话题。如果有人告诉他某种食材含有致癌成分,他就会从自己的杂烩汤中排除这一味配料。

    泰德并不想将自己宝贵的学术研究和饮食健康混为一谈,但是网络中其他人都自觉停止了bb,看来对他非常期待。外卖是一份沉闷到令人厌倦的工作,每天除了杀人放火就是没完没了的抱怨。

    很显然,泰德先生,为大家一潭死水的工作带来了别样的新鲜感。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想了解。”泰德医生组织了一下语言,“首先更正一下,所谓泰德综合征只是答辩评审会的教授们的随意简称,能不能写进教科书,得看这篇论文能不能最终通过。而我本人,在论文中,实际上将这种精神疾病命名为,长生种与短生种的相爱相杀症。”

    卢米:“哇偶,这名字可真长!”

    泰德:“众所周知,不同种族的智慧生命有着比较固定的灵魂寿命,尽管可以通过各种科学魔法技术延长身体寿命,但是几乎不可能延续灵魂的寿命。”

    “比如说,卡珊精灵的灵魂极限大约是1500年,变形怪是1700年,而缝合怪大约只有500年。”

    “没那么长。”哈赞从海盗身上拆出一根骨头,觉得很赞,留着回程的时候给自己换上,“合理饮食加上充足的睡眠,我应该可以活到499岁。”

    “而人类的极限只有200年,侏儒更短,只有60年。当然,长生种和短生种都是相对而言,龙族的灵魂极限都是以十万年起步,和他们相比,我们又都是短生种。我的论文,讨论的是因为寿命的不同,两个不同种族个体间的精神关系。”

    “我们中没有人类和侏儒,哈赞,接下来我拿你举长生种和短生种关系的例子,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好,我假设,几百年后的某一天,哈赞已经老的上不了船了,诸位会怎样对待这位老伙计?”泰德医生问道。

    “我会一脚把他踹下船,包括他的锅。”这是变形怪卢米的答案,他可真是位正直的人。

    “够了卢米!”约兰达呵斥这个不省心的家伙,“哈赞,我们会为你开一间酒吧养老,有空的时候我们会找你喝酒。”

    “喝酒有害健康。”哈赞闷声闷气的说道,“不过谢谢你,船长,我想这是一个合适的安排。”

    “嗨,古装小妞,这里。”泳池里的一个海盗叫住了她,“过来,大爷要吃瓜!”

    约兰达冷冷的拿了一块瓜递过去。但是这个海盗左拥右抱,左边是个兔女,右边是个小恶魔。他在两个甜妞xxxxxx,可没有空出的手接过这块瓜。

    “喂我。”海盗威严的命令。

    “遵命帅哥!”

    约兰达跳下泳池,把这个蠢货的头狠狠的按进水里。骤然遇袭的海盗两手疯狂扑腾,拍打出巨大的水花。周围的海盗,包括那两个原本搂着的甜妞,见状哈哈大笑。

    玩的这么热烈?!几个海盗扫了两眼,继续把心思放在怀中的佳人身上。

    被按在水底的海盗很快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约兰达把他拉起来,靠在池壁上。

    “抱紧他!”

    约兰达满脸商业笑容,指挥兔女和小恶魔左右搂住这具尸体,就像刚才那样。两个甜妞吓得小脸苍白,乖得像两只愚蠢的鹌鹑。

    “帅哥,做个好梦。”她拍拍溺死的海盗的脸,爬上泳池,在精神网络中继续刚才的话题,“泰德,这和相爱相杀有什么关系?”

    l
本站推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