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网 - 游戏竞技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在线阅读 - 第378章 我让的又不是他(四更)

第378章 我让的又不是他(四更)

        宁璃这边刚要拒绝,坐在对面的陆淮与却是更快。

        他看向陆老爷子:

        “爷爷,您是不是忘了,阿璃才十七。”

        陆老爷子顿时心虚,讪讪收回了要倒酒的手。

        “咳!这不是,阿璃考得好,高兴嘛!再说,也不多,就抿一小口应该也不要紧吧......”

        陆淮与神情不变。

        “晏叔说了,您这最多一杯。”

        陆老爷子:“.......”

        阿璃都考的这么好了,还不让人多喝两杯!

        陆淮与抬手,把那瓶酒拿了过来。

        陆老爷子望着自己眼前可怜的小酒杯,酒水清亮,但就是......太少了啊!

        他长吁短叹。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清冽的酒气。

        宁璃多看了那瓶酒一眼。

        能让陆老爷子这样念念不忘的,想也知道肯定是好酒了。

        陆淮与抬眼看到她的目光,挑眉。

        “再看也不能喝。”

        宁璃回过神来,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我没有想喝......”

        想不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酒品实在是......

        陆淮与把酒放的更远了点,从旁边拿了果汁。

        “小孩儿喝这个。”

        宁璃唇瓣微微抿起。

        本来没觉得,但陆淮与这句话一出......

        她问道:

        “那十八了就能喝了?”

        陆老爷子也为宁璃抱不平。

        “阿璃别听他的!这小子和他哥也没这么听话!”

        陆淮与靠在椅背上,抬眸看了宁璃一眼,撞见小姑娘眼底涌动的几分不服气,半晌,笑了:

        “嗯。”

        “十八就能......喝了。”

        宁璃咬了一口虾仁。

        十八就十八。

        反正也没剩下几个月了。

        “那二哥不许反悔啊。”

        要是到时候陆淮与还说这样的话......

        陆淮与笑了声。

        “我这人,说话向来算话。”

        ......

        宁璃晚上留在了陆家。

        陆老爷子来了兴致,非要拉着陆淮与下棋,还要让宁璃在旁边看。

        宁璃就在陆老爷子旁边坐了下来。

        陆老爷子一边下,一边跟宁璃唠家常。

        “阿璃啊,你们再有三个月就高考了吧?“

        说着,他落下一子。

        宁璃点点头。

        “那很快了嘛!到时候你考完——”

        陆老爷子话没说完,眼看对面陆淮与的白子落下,直接堵死了自己这条路,连忙道,

        “哎!不对不对!我刚才那一步下错了!重新来重新来!”

        陆淮与没动。

        “爷爷,落子无悔。”

        陆老爷子看着棋局干着急。

        “我那棋子还没彻底放好呢!你就下了,这怎么能行?”

        他冲着宁璃使眼色。

        “阿璃你说是不是?”

        宁璃:“......是。”

        陆老爷子得意洋洋的看向陆淮与。

        “听见了?阿璃都这么说了!快,把你那个子儿收起来!”

        陆淮与目光微转,视线落在了宁璃身上。

        宁璃目不斜视:

        “二哥,陆爷爷刚才那个棋子的确还没放好呢。”

        陆淮与看了她好一会儿,笑了。

        “行。”

        他说着,慢条斯理的把那颗棋子收回。

        陆老爷子捏着棋子,盯着棋盘看了好一会儿,才纠结的往一个位置放去。

        宁璃看着他落子的位置,欲言又止,到底没说话。

        陆淮与问道:

        “这次确定了?”

        陆老爷子立刻抬手,又为难的换了另外一个地方。

        啪。

        宁璃别开眼。

        陆淮与挑眉:

        “不改了?”

        陆老爷子搓手:

        “不改了!就这个!”

        陆淮与修长匀亭的手指夹着一枚棋子,应声落在了旁边的位置。

        啪。

        陆老爷子愣怔一瞬。

        “哎呀!不对!我刚才看错了!我不是要放在那儿的,你你先把子儿拿起来!”

        陆淮与姿态懒散。

        “您刚刚怎么说的来着?”

        陆老爷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嘴唇动了动,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刚才那两步阿璃没看清楚,我再重新给她下一遍看看?”

        宁璃:“......”

        陆淮与似乎早有预料,闻言,看向宁璃。

        “是吗?“

        宁璃轻咳一声:

        “......是吧。“

        陆淮与从善如流,捡回了自己的那一枚棋子。

        “行,那再给你看一遍。”

        .......

        宁璃这一晚上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臭棋篓子。

        一盘棋,陆老爷子前前后后悔了足足十一次棋。

        叹为观止。

        关键每次陆老爷子都搬出她来。

        搞到最后,她都恨不得自己上手了。

        一盘棋来回折腾了好久,陆老爷子总算是赢了,心满意足的去休息了。

        陆淮与耐心的把棋子分拣收到棋罐中。

        书房的光是暖色调的,映落在他清隽冷清的容颜上,光影交错,像是定格的画卷,只可远观,不可触碰。

        宁璃坐在旁边,一手托腮,看着这一幕,有些失神。

        上辈子的这一天,她过的兵荒马乱。

        后来的漫长时光里,她时不时会做梦。

        梦境里,是严肃安静的考场,是一遍遍从袖口掉落的纸条,是无数质疑和辱骂,铺天盖地将她吞噬。

        而现在,她在陆家。

        吃饭,下棋,聊天。

        安宁而平和,弥足珍贵。

        陆淮与忽然看了过来:

        “在想什么?”

        宁璃回神,弯了弯眼睛。

        “没什么,就是在想,陪陆爷爷下棋,挺有意思的。”

        陆淮与哪儿听不出她话里的揶揄,轻笑了声。

        “爷爷平日下棋不这样。”

        宁璃有些不信:”真的?“

        陆淮与站起身,把棋罐分别收起,放到了书架。

        ”当然是真的。“

        倒不是平常陆老爷子的棋品有多好,只是一般情况下,陆淮与很少这么让着他。

        “也就今天让的多点。”

        陆淮与道。

        宁璃了然点头。

        “哦......不过我觉得,偶尔让一让可以,但今天这样......”

        她轻咳一声,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二哥,这样很容易把陆爷爷的棋品惯歪的。”

        陆淮与手一顿,声色散漫的笑了声:

        “我今天让的又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