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刺芒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抄袭(上)

第171章 抄袭(上)

        郝梦媛的话给了佟童很大的启发,他决定以“雨桐”的名字给顾乐鸣留一张纸条。他出生的时候,他的这位表姐已经去国外了,大概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只要是诗词爱好者,她大概能感觉到什么吧?

        唉,不好说,这位表姐智商虽高,但太过天真。而且她在国外待了很多年,也不见得对传统文化有什么感情。

        郝梦媛喊了他两声,佟童回过神来,对她表达了感谢。郝梦媛问他还要不要办比赛了,佟童笑道:“你呀,还是多操心你的终身大事吧!我这个比赛,一时半会办不起来。”

        “我想帮忙,只有忙碌起来,我才能暂时忘掉那些烦心事。”

        即便是“烦心事”,她也是笑吟吟地说出来的。想当年,她妈妈去世的时候,她每天看《喜羊羊》和《亮剑》,看完之后绘声绘色地讲给她爸爸听。这样一来,就可以给她爸爸制造一种假象——我生活得很好,完全不用担心我啦。

        她大概习惯了用乐观和明朗来掩盖自己的难过,可私下里承受了很多。想到这里,佟童安慰道:“你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第三者插足,或者变心之类的原则性问题,你们俩纠结的根本原因,在于你俩都在往上走,只是有可能走到岔路口了。你们的感情基础那么深厚,肯定会圆满解决的。”

        郝梦媛感激地笑了笑:“佟老板,你真的很善良,凡事都往好处说。”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当然希望你们有好结果。”

        郝梦媛欲言又止,佟童便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跟我还用得着吞吞吐吐的?”

        “孙吉祥……”

        “算了,跟他有关的话题就不用说了。”

        郝梦媛笑弯了腰:“好啦,不提也罢,反正把你得罪之后,他过得不痛快就是了。”

        此话虽然勾起了佟童的一丢丢兴趣,但他依然冷冰冰地说道:“他不是把我得罪了,而是做得太过分。他没大没小,我也认了。但分不清轻重缓急,以后说不定能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

        郝梦媛深表赞同,因此,也没有替孙吉祥说好话。“你应该也知道吧?因为身体残疾,孙吉祥无论怎么作死,家人也不怎么跟他计较。你这种做法是对的,就应该跟他来硬的,让他有点儿分寸。”

        佟童心想,如果真是来硬的,他早就把孙吉祥给揍扁了。这样对他不理不睬,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在得知孟老师“被害”的真相之后,每每走过海边,每每路过那个精神病医院,佟童的心脏都像扎针似地疼。他无数次想闯进去,但是看着设置在各处的摄像头,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有时候,他都有点魔怔了。他感觉,八年了,孙吉祥才把这些“真相”告诉了他,这都像一个圈套。就连那个逻辑、表达都正常得不得了的女老师,都是苏子龙故意安排的,就是让他上钩的。

        这样魔怔久了,他有一种在拍《楚门的世界》的感觉。从一出生,他就生活在各种监视之下。直到现在,他依然没能完全摆脱监视。

        但是他又强迫自己清醒一点,怎么可能这么惨呢?

        耿小庆下班之后,佟童跟她打听了一番,问她知不知道顾乐鸣住在哪家酒店。耿小庆很是不解:“你打听她做什么?昨天还有话没有说完?”

        “实话跟你说……”

        话音未落,佟童的手机响了,是郝梦媛打来的电话。距离他俩见面才过去几个小时,郝梦媛又有什么事找他?

        郝梦媛的语速很急:“佟老板,我们的文章,好像被抄袭了……”

        ……

        不会吧?“刺芒”已经这么火了吗?

        郝梦媛说道:“我刚才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一个短视频,跟我们之前发的《双生》非常相似。我把链接发给你,你看一看。”

        《双生》是梨白给他投的第一篇小说,写的是双胞胎兄弟联手惩治贪官、又争着为对方牺牲的故事。他们刊登的那篇小说叫做《双生》,短视频的名字改成了《春水谣》。

        ……

        从题目上就可以看出,《双生》强调的是兄弟情,而且他们的兄弟情非常感人;而《春水谣》则侧重于言情,居然把兄弟二人拍得唯美而又柔弱,已经有不少观众留言,内容之火辣,让人面红耳赤。

        耿小庆跟他一起看完了,她无奈地长叹一声:“可能这也是时下的潮流吧!这样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

        佟童攥着拳头看完了。“刺芒”的确是火了,都被人抄袭了。但抄袭者却没有把“刺芒”放在眼中,这个《春水谣》连两个主角的名字都没有改,主要的情节更是一模一样。

        他没有回答耿小庆的话,耿小庆紧张地问道:“这要怎么办?”

        “告。”佟童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能让他们这样欺负‘刺芒’,我们也要为梨白讨回公道。”

        耿小庆倒吸一口冷气:“你先想想自己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告啊!”

        确实,他的经济状况并不好,还有个生病的父亲需要照顾,哪儿来的精力打官司?

        即便想过一遍了,佟童还是很坚决地说道:“告,这样的小偷,不能姑息。”

        二人又仔细看了一遍,看到了视频上的logo,“春野”的字样映入眼帘。

        不用说,“春野”就是张垚垚开的摄影机构。佟童在某视频网站上搜“春野”,发现从几个月前开始,他就已经开始拍视频了。他们拍摄的视频多以古风短故事为主,已经积累了一百多万粉丝了。

        耿小庆生怕男朋友冲动,但男朋友一旦冲动起来,她拉也拉不住。她急切地说道:“你要告张垚垚,可你别忘了,他爸爸是港城最有名的律师,你怎么可能赢得了他?”

        “我也可以找律师。”佟童冷静地说道:“不能因为对手太强大,我们就举手投降。小庆,想想那些经典的战役,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例子不在少数。”

        耿小庆急得跺脚:“可即便官司打赢了,也赢不了几个钱,根本捞不回成本!”

        “我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咽不下这口气。”佟童顿了顿,又说道:“人家小孩子信任我,把辛辛苦苦写出来的稿子交给了我,我不能辜负他的信任。”

        耿小庆说道:“那你装装样子,跟张垚垚聊几句。然后就跟梨白说,你已经尽力了,但是对方太强大,你没能为他讨回公道……你不是说嘛,他是小孩子。只要你这样跟他说,他必然会很感动。”

        ……

        佟童定定地看着耿小庆,那种眼神让耿小庆感到很害怕。

        耿小庆捂住了嘴,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争吵,但这股沉默更加让人窒息。

        佟童没有再说什么,他换了一件衣服,一言不发地出了门。在发动车子之后,才给耿小庆发了一条语音:“你不用担心我,在家看看视频什么的,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不担心是假的,耿小庆坐立难安,不禁对郝梦媛多了几份埋怨——就不能另挑个时机跟佟童说吗?佟童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耿小庆早就看出来了,他的眼神里写满了两个字——失望。

        在八年前,他们俩决裂的那个夜晚,他的眼睛里也写满了这两个字。耿小庆更加不安了,她出现了幻听,听到了一阵声音,好像什么裂开了。

        佟童开着车,郝梦媛又打来电话:“佟老板,你能看出来吧,这是张垚垚的公司弄的。”

        “嗯,我现在正在去找他的路上。”

        “……”

        “郝老师,你放心,我有分寸,肯定不会动手。我会全程录音,给自己留好证据。”

        郝梦媛没有阻止他,而是沉吟片刻,说道:“张垚垚开的公司,是在南洪街上吧?”

        “嗯,总店在那里,他平常也都在那儿。”

        时间已经不早了,佟童也不确定张垚垚还在不在那里。但是,在他驱车赶到“春野”之后,发现郝梦媛正在门口等着他。

        “……郝老师,你怎么?”

        郝梦媛俏皮地笑了笑:“我就在这附近租房子住,步行过来也就五分钟。我想,做个证人,总比你干巴巴地录音好吧?”

        佟童大为感动:“好是好,可是……”

        “可是什么?有危险吗?”郝梦媛眨眨眼睛,说道:“可你刚才说过来着,你不会打架,所以有什么危险呢?”

        佟童笑着摇了摇头,这女孩子,真的挺机灵的。

        本来心情很差,在有了郝梦媛仗义相助之后,他又充满了力量。二人一起走进了“春野”,佟童之前来这里闯过一次,那些“春野女孩”对他还有印象。但上次他来过之后,老板的心情就变得很差,还连累她们挨了训,所以,即便佟童长得人模狗样,她们也对他没什么好感。

        佟童直截了当地问他们老板在哪里,一号春野女孩把视频声音开大,装作没听见;二号拿着手纸上了楼,看起来要上厕所;三号斜靠在桌子上,抠着指甲,头也不抬地咕哝道:“谁知道呢。”

        她的咬字非常不清晰,不知道能不能跟别人进行正常交流?

        郝梦媛给佟童使了个眼神,提醒他不要冲动,他们不是来闹事的。她清清嗓子,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来调查一桩抄袭案件的,你们的‘春野’涉嫌抄袭别人的文章,已经被人举报了。我刚才给你们老板打过电话,他说,他不清楚,公众号是你们在打理,有问题直接问你们,他不管。”

        “不管”两个字,让几个女孩子一下子慌了,又对老板充满了埋怨。

        郝梦媛趁热打铁:“其实吧,我也不是警察,但是你们可以看看我的聊天记录,我的闺蜜就是网警,刚才我已经咨询过她了,你们这个行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不介意的话,咱们聊一聊吧!要是闹到法院去,对你们的名声也不太好吧!”

        一号停止了看视频,二号握着卫生纸停在了楼梯上,三号也不抠指甲了,翻了个白眼,说道:“既然这样,你们就报警呗……”

        话音未落,二号急匆匆地跑了下来,说道:“不管我们的事,都是老板让写什么,我们就写什么,写完了之后,还要给他过目。你们要找就找他们,他去龙山打高尔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