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浕灭之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断翻转的局势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断翻转的局势

        时间...不断流去......

        手上,尽是渗入皮肤的疼痛。

        腿上,满是嶙峋的碎石颗粒。

        身上,全是电流造成的麻痹。

        肌肉因电流而绷直抽筋,连动一下都变得尤其艰难。

        泷川凌缓缓转动自己打架的眼睛,在视线的下方,看到了挡在自己胸前的双刃。

        还好,还好在最后一刻用双刀将那些电流略微劈开了一些,不然那玩意儿足以贯彻他的整个身体。

        从前面到后面,不留悬念。

        用「通透世界」扫视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后。

        泷川凌从嵌入的墙壁中落了下来,掉在了一块木质的平板上,肌肉仍在抽筋发麻,但也在慢慢恢复,并逐渐有了知觉。

        『日之呼吸』虽然在消耗人的潜质生命,但同时也会将人的身体锻炼的无比坚韧。

        “咳咳......”

        咳嗽一声,他抬头望向四周,周围除了一张张浮世绘风格的障子外,便再没了什么特点。

        身体还有些麻痹,但已并无大碍。

        “必须...快点赶回去......”

        ......

        ......

        滚滚浓烟,其中夹杂着无数斑耀的火纹。

        突然,

        满是钉刺的流星锤于其中咋呼飞出,向须贺昴的脚下猛然一砸。

        嘭嘭!

        岩石碎裂的爆炸中,激射出无数细碎的石子,精钢制成的锁链蜿蜒曲折,散发着亮银色的光芒。

        “......”

        须贺昴向上一跳,沉默不语,刚刚被斩断的手臂也被它重新接上。

        此刻,一只大手突然从黑烟中伸出,直接握住了那满是叮铃作响的链锁,而后又大步一踏,整个身体侧动甩出。

        锐利浑厚的阔斧,再度向上袭去!

        须贺昴看着那急速飞来的阔斧,没有慌张,手中一捏。

        顿时,三条满是椎骨棘的脊柱旋绕在一起,各自贴紧互相之间的空隙,从下方的冰晶地面中陡然升起。

        严丝合缝的白骨鞭条充满了韧性与刚劲,一下子舞动便迎了上去!

        吭吭!

        两声齐响!

        阔斧被脊骨回打而去。

        “阿弥陀佛!”

        悲鸣屿行冥沉身落腰,回弹的阔斧在他运用自如的手中回转一圈,再度向上飞去!

        须贺昴定睛定神,再度以脊骨回击。

        吭吭!

        两者交锋所产生的噪音,甚是刺耳挠心。

        须贺昴看着下方的悲鸣屿行冥,皱了皱眉。

        『血鬼术——

        但它刚一起手,流星锤就再度袭来,打断了施法。

        不得已,须贺昴只得再度操纵脊骨用以抵挡,并瞬间交打在一起。

        如此这般,两人持续交锋,空中不断响起沉闷厚重的金戈声。

        两人的轮廓在交手的火花中愈发清晰,愈发鲜明。

        速度节节攀升。

        嗤——!

        一个不留意,悲鸣屿行冥脸上尚未痊愈的伤口再度被划破,妖艳异常的血珠顺着轨迹向后飞去。

        对方猛烈的攻击令悲鸣屿行冥心潮澎湃之余,也有些力不从心。

        刺啦.....

        斜刺里又突然冒出来一条脊骨,穿插着链锁环绕的缝隙,直奔悲鸣屿行冥的头部穿插。

        但悲鸣屿行冥的感知亦是尤其灵敏,时刻戒备着周遭的一切。

        头部一甩,脊骨的椎棘突沿着他的眼睛斜向划过。

        须贺昴注视着前方的一切,微微颔首。

        只见那条飞过的脊骨又突然回转,森森寒气直逼而来。

        不过,

        就在穿过环绕的链锁时,悲鸣屿行冥左手向后猛地一拉,交叉的链锁瞬间形成一个绷紧的圆圈,将那条脊骨死死扣住,动弹不的。

        咔咔——!

        随后,悲鸣屿行冥又立即向后一跳,躲开了正面飞来的两条脊骨。

        “岩柱...这份实力......”

        须贺昴黯淡的眼睛默默闪动,似乎是在思考应该怎么将他拿下。

        『水之呼吸·柒之型』

        “雫波纹击刺!”

        『虫之呼吸·鳞翅之舞』

        “剌蛾蝶蛹!”

        左右两方突刺技,乍现而出!

        并且同时,在刺击的过程中,两人将自己的眼睛全然闭上,只凭那心中的感觉,全力而为。

        “战斗这么久...还是注意到了啊......”

        须贺昴瞥了一眼左右的两人,心中了然,脚底触地。

        在剑锋飞向他脑袋的那一刹那,双手齐齐捏住了各自的刀刃。

        富冈义勇与蝴蝶忍两人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这股使他们难以前进半分的力量。

        ‘又是这样...!?’

        没有迟疑,两人立即将各自的日轮刀抽出,没有任何阻拦。

        咔咔咔咔——!

        上空一连串的冰锥向着两人连连刺去,两人的移动范围在这并不怎么大的封闭空间内逐渐缩小。

        须贺昴眼睛微微眯起,右手一握。

        『血鬼术·玄冰冰镜』

        封闭的冰晶墙面上,顿时出现了无数面细小的镜子,散发着透亮的光芒,但又难以察觉。

        而后,双手一摆,电光激射而出!

        『血鬼术·岚牙』

        左右两方,蝴蝶忍与富冈义勇同时看到了向他们飞来的电光,即刻旋身躲避。

        电光擦着他们的上半身划过。

        炙热无比。

        但就在下一瞬间,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的身后,瞳孔紧缩,同时大声喝道:

        “小心!!”

        不过,为时已晚。

        两道『岚牙』直接击中了两人的后背,严重的撕裂感裹挟着巨力,径直将两人互相向对面击去。

        身后被电光灼烧的发烫,麻痹的身体一路连滚带蹦,撞在了坚硬的冰晶墙面上。

        两声闷响,不省人事。

        富冈义勇低垂着头,蝴蝶忍躺在地面上,各自的身体上都发出了缕缕白烟,散发着焦味。

        “这是.....”

        听到动静,刚刚荡开一条脊骨的悲鸣屿行冥蹙紧眉头,一系列连续肉体落地的撞击声,显然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可惜了...”

        须贺昴放下了自己跳跃着电弧的双手,视线在两头昏迷不醒的两人身上跳转,

        “战斗一番后...威力...居然也下降了这么多...居然没能将你们两个直接洞穿,当场死亡。”

        “不过,倒也并无大碍......”

        须贺昴话锋一转,黑色的瞳孔自始至终都平静如水,古井不波。

        它看向了正前方的悲鸣屿行冥,将纠缠住他的脊骨挥手收回,缓缓而道:“如今就只剩岩柱你一人了,虽说对付你还是要多花一些时间,但无论如何,局势明朗,胜负已定。

        “在下,也算是完成了无惨大人的任务。”

        话音未落,须贺昴再度挥手,于身旁连续出现了数十条脊柱,三三成对,互相纠缠旋绕在一起。

        骨头结合的咔嚓声令人不寒而栗,一个个异常粗壮、扎实。

        坚韧的脊柱渐渐在它的身后浮现出来,狂舞缭乱地扭曲着骨节,显得遒劲诡谲。

        “如此这般...便已加速了你的死亡......”

        “......”

        悲鸣屿行冥收回了面前的流星锤,攥紧了手中的精钢链锁,深呼一口气,身体不自觉地绷紧起来。

        以面对那成倍出现的脊骨......

        ......

        ......

        嗙——!嗙——!

        灶门炭治郎跪坐在玄冰之上,攥紧日轮刀不断向下挥刀,不断向下劈砍。

        但除了那刺耳的碰撞声外,便再没了反应、作用。

        “劈...劈不开!”他咬着牙,气喘吁吁。

        “啊哈哈——!碎!给我碎!!!”

        嘴平伊之助也在他的不远处连续挥动着双刀,但除了那片刻就消失的白印外,也如灶门炭治郎一样,没了任何下文。

        “伊...伊之助也劈不开.....”灶门炭治郎看向他的同时,喘着气。

        一连番的全力动作,让他全身疲惫不堪。

        接连使用『日之呼吸』,更是让他的肺部灼烧无比,散发着炙痛。

        必须...必须休息一下才行.....

        实在无可奈何的灶门炭治郎刚想坐下休息一会儿,便看到了不远处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的栗花落香奈乎、不死川实弥两人。

        两人被一条条不断复苏的木龙压迫着,根本难以脱身。

        “不...不行!”

        灶门炭治郎强忍着身体的疲劳,咬牙坚持,

        “必须...必须将这层冰给劈开!!”

        他将日轮刀高举过肩,嘴角喘出热气,死命绷紧全身。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

        烈焰缭绕着刀刃,升腾而出!

        伴随着灶门炭治郎挥刀的轨迹,留下了绚烂的尾焰。

        锵——!

        一声刚劲!

        炙热的刀刃将那层玄冰砍出了浅浅的刀痕。

        “还、还是没什么作用,太...太硬了.......”

        灶门炭治郎的心中生出一种名为无可奈何的情绪,但无论如何,也必须坚持下去。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

        “可以停下了,炭治郎。”

        灶门炭治郎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回身看去,惊喜地道:

        “师兄!你没事吧!”

        “嗯,没事。”

        泷川凌点头应道,即刻收回了右手,重新握起两把日轮刀,看向灶门炭治郎那劈砍出的浅浅痕迹。

        “师兄!这冰太硬了,我尝试了多次都没法砍破它。”

        “我知道,”泷川凌轻轻呼出一口炙热的气息,攥紧了双刃,“你站远点,让我来试试。”

        “明白!”灶门炭治郎随即躲闪到一边。

        看着正下方的玄冰,泷川凌蹙紧眉头,屏气凝神,将身体所有的力量灌注同时于双手之上。

        气势...在不断累积.....

        力量...在不断加厚.....

        不止灶门炭治郎,就连不远处的嘴平伊之助都感受了这股独特的气势,停下了手中无意义的挥砍动作。驻足观望。

        泷川凌高举双刀,蓄力向后拉动,红色的刀刃在此时莫名生出了点点星火。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

        没有多余的动作!两把日轮刀直接一刀劈下!

        嘭——!

        刹那间,熊熊阳炎在刀刃对撞的地方腾跃而出!

        伴随着一声轰鸣,坚硬无比的玄冰开始震荡,并被劈开、融掉了厚厚的一层。

        这动静,甚至让里面的须贺昴都抬头向上看去,有些疑惑:

        “是灶门炭治郎?还是不死川实弥?”

        现在的它,因为节省能量的缘故,已经停下了睡莲菩萨的功效。

        想压制住悲鸣屿行冥更是不能分心,它即刻回过头去,操纵着数十条脊骨。

        “还有一层!师兄加油啊!!”

        灶门炭治郎看着那大片消失的玄冰,知道自己在此时派不上什么用场,只好给泷川凌加油助威。

        “再来一次!”

        泷川凌一声爆喝,高举双刃,鼓足气势,呼吸法再度而出!

        『日之呼吸·壹之型』

        “圆舞!!”

        嘭——!

        一声巨响。

        这一次,伴随着缕缕白烟,厚重的玄冰直接被击穿,显露出了里面的光景。

        “呼~”泷川凌轻舒一口气,看向下方。

        “好厉害!师兄!”灶门炭治郎赞叹道。

        “劈、劈开了!”

        嘴平伊之助的猪头顿了顿,回身看向自己那一道道白印,心中生出一股凌乱的情绪。

        泷川凌转头看向两人,说道:

        “走了,事不宜迟,早点结束这场战斗吧。”

        ......

        如此动静,自然让里面的须贺昴继续抬头注视着那个位置。

        只见掉坠的冰晶中,三道身影齐齐落下,迅速站在冰面上,向它看来。

        须贺昴看向他们三人中最显眼的泷川凌,细眯了无神的眼睛:

        “居然...在那种情况下都还保有了战斗力...身体素质并不是一般的柱能够达到的...比最开始那次碰面...已经强上了数倍不止.......”

        ‘麻烦了。’

        这是须贺昴看着那道身影,心中诞生出的想法。

        一系列的战斗下来,它已经深深明白了对面几人的实力。

        泷川凌与悲鸣屿行冥独一档,因为「通透世界」的缘故,泷川凌甚至还要强上许多。

        灶门炭治郎、富冈义勇两人一档,拥有柱中稍前的实力。

        蝴蝶忍、嘴平伊之助最后一档,普通柱的实力。

        现在,失去战斗能力的也不过只有富冈义勇与蝴蝶忍两人而已。

        最棘手的两位柱,还留有战斗力.....

        接下来又有灶门炭治郎、嘴平伊之助在一旁骚扰。

        现在它的体力也在逐渐减少,许多术式大不如前了......

        破局的方法——

        须贺昴黑色的瞳孔不断在倒地的蝴蝶忍、富冈义勇两人身上转动。

        ——先吞食掉这两人!

        下一秒,须贺昴伸出右手,对准了蝴蝶忍的方向。

        “血鬼术·髓——”

        一刀,

        直接一刀,

        泷川凌一记上挑突然斩断了须贺昴的伸出的左臂。

        光亮的日轮刀,映照出他凛然的神情。

        “为什么...为什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