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星空中文网 > > 谢珩温酒 > 第912章 试探修罗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12章 试探修罗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问夏看过好多话本子,有才子佳人花好月圆,也有情深总被无情负,而印象最深的就是墨衣侯对首辅大人不要命地护着、掏心掏肺的好,却总是被嫌弃。

    以前这两人都离她太远了,纵然心中不平也没法做什么,如今首辅大人就站在她面前,说两句总是可以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世间  总有些人看起来好似被上天眷顾,比如叶无痕,年少封侯,手中重兵,衡族天大的冤案都被他翻了过来,好似天底下再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了。

    偏偏钟情这么个冷情冷性玉雕像一般的首辅大人。

    比如她,从小门小户的姑娘沾着养兄的光成了千金贵女,人人都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最想要的,总是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谢玹并未急着  出声反驳,只是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眸色如墨地看着眼前的秦问夏,缓缓道:“那秦小姐今日又是用什么身份来问我?”

    他方才因为想到往日同叶知秋的关系难以定论,心神动摇了半分,因而被问的无言以对。

    如今见她这般肯定说自己是个自私自利之人,心境反倒平静了下来。

    他此一生,常常被人误解,本也不在意旁人如何看自己,如何评说。

    秦问夏愣了片刻,立马没了方才的气势。

    原本就是同老天爷借的胆子,用了这回没下回的那种,只是这会子已经把自己架在了半空上,这上不去又下不来的难受非常。

    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我喜欢侯爷,为他抱不平不成吗?”

    这话一出。

    谢玹看她的目光莫名地复杂了许多。

    叶知秋是个女子这事,军营里那些将士打不过她不敢怀疑也就算了,朝堂上那些怕挨揍的文官不敢靠近她,无从得知,也能说得过去的。

    可秦问夏这么个以心细婉约出名的闺阁千金,同叶知秋走的那么近过,怎么就一点没瞧出来,还说什么喜欢她?

    首辅大人负手而立,沉吟了片刻,语调清寒、格外斯文地问:“秦小姐,你莫不是有眼疾?”

    “我……”这回轮到秦问夏连连败退了。

    其实也怪不得那么多人倾心于谢玹,明知同他没有缘分也要想法设法地多看两眼。

    这人长得也忒好看了。

    这般清清冷冷的神仙人物,稍稍对你客气有礼一些,便会让你色授魂与,恨不能将心捧到他面前。

    不过……

    他刚刚好像是在骂我瞎?

    秦问夏咬了咬唇,快速让自己清醒过来,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首辅大人此言何意啊?”

    谢玹道:“帝京城这么多尚未娶亲的青年才俊你不喜欢,怎地就看上了她?”

    “他生的好看啊,年纪轻轻就封了侯,家中也没什么通房小妾,也无长辈……  ”

    秦问夏一一细数着墨衣侯的好处,说到一半,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首辅大人问这个干什么?

    她适时收了声,末了,只补了一句,“当然了,首辅大人也很好,可我就喜欢墨衣侯那样的。”

    谢玹一时无言以对。

    秦墨这个妹妹也不知道怎么养的,说她蠢吧,偏偏又口齿伶俐的很,说她聪明,又着实眼瞎地无可救药。

    首辅大人抬手按了按眉心,语调微沉道:“你同她成不了,我言尽于此。”

    他说完这话,转身欲走。

    秦问夏越琢磨首辅大人的话,越觉着这两人关系微妙。

    她知道错过了今日,以后大抵再也没有机会再亲口求证了,不由得朗声道:“怎么就成不了?”

    谢玹驻足,回眸看她。

    秦问夏后背都开始冒冷汗了,还是硬着头皮,装出一副情深不悔的样子继续道:“他若暂时不想成亲,我就多等几年,反正我不着急。”

    她没谢玹开口,自顾自又道:“我知道墨衣侯时常要上战场,刀剑无眼,常有性命之忧,若他真的有一天为国捐躯,我就为他守寡。”

    秦问夏说这话的时候,暗暗在心中道:呸呸呸!老天爷我就是胡说两句,吓吓首辅大人,您可千万别当真啊!

    谢玹没被吓到,就是脸色越发难看了。

    这才和叶知秋见了一面,秦家这姑娘就想到守寡那么远了?

    秦问夏暗暗打量了首辅大人一眼,觉着火候还差那么一点,当即又道:“这些都不必多,咱们说点最不可能的,哪怕墨衣侯是个女子,我也能同她做假夫妻,只要每日能看她两眼,离得近一些就好。”

    谢玹实在忍不住了,满眸不解地问道:“秦小姐身患何疾?为何至今不治?”

    秦问夏被问的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尽量平静地说:“我这不是病,是喜欢,首辅大人不曾对人动过心,您不懂。”

    她想着话本子上写  墨衣侯曾说自己只是爱慕首辅大人的脸,就直接照搬过来,随便改了两字就说:“我只是爱慕墨衣侯的容貌,看见他就满怀欢喜,至于他是男是女,又有什么要紧?”

    谢玹顿时:“……”

    这话听着怎么就同叶知秋说的那么像?

    首辅大人一时间忽然头疼地很。

    秦问夏说完,忽然墨衣侯是个女子更好。

    家里老母亲总催着她成婚,这满帝京也找不到墨衣侯这样的好人家,若她是个女子,那她两走的近一点不仅可以解决各自的麻烦,又不影响彼此喜欢彼此的心上人,还不会吃醋,甚至还可以改变一下现下这般进退两难的境地,简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叶知秋和宫里传旨的内侍一道匆匆赶来的时候,正好听见秦小姐说这话。

    小内侍当场就脚软,连台阶都迈步不上去了。

    叶知秋着急地大步上前,抬手掀开白纱帘便开口道:“那什么……这事其实还是有点要紧的。”

    谢玹和秦问夏齐齐转身看向她。

    首辅大人眸色微寒,满眼都是:你到底对秦问夏做了什么?

    叶知秋一时间有些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回以眼神:我什么都没做啊!

    秦问夏也没想到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会被墨衣侯听到,心道:

    完了,这下误会大了。

    气氛僵持地不像话。

    (
本站推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